他驱车沿新华大街一路向东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17 16:47    次浏览   >

自7月11日,通州区被官方明确为北京市行政副中心以来,这片连接京津冀三地的区域就站在风口处,被前所未有地关注着。

李季开始再次研究通州的规划布局。与五年前相比,李季对于通州的坐标开始发生了变化。

而站在远通桥上向运河西北方向望去,李季形容自己“心潮澎湃”。只见横亘在大运河上的几座大桥依次是玉带河桥、东关大桥、北运河大桥。如今,上述几座大桥及其所跨的这条大运河,紧紧牵系着通州区的未来,可谓命脉。

最终,全家人依了李季。李季打算把名下的房子卖掉,在通州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他盘算着,要找一个结合点,能够为孩子找到合适的学校,改善居住条件,当然,要寻一个在通州更有“未来”的区域。

李季印象最深的是2010年年末。年关将近,八通线更加拥挤,车厢里多是大包小包提着行李准备回家过年的年轻人。在李季的印象中,这景象与久闻的“睡城”之名恰切符合,但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好多都是从外地来京打拼的年轻人,和我一样”,李季说。

李季称,新房没有选在核心区,不光是因为高企的房价,也因为通州对规划的“一核五区”中的其他五区,也正展示着勃勃生机。

“这刷新了我对于通州未来的想象。”李季不得不承认,这里俨然不再是五年前“萧条”的景象了。

7月11日,北京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会表决通过了北京市委、市政府《关于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意见》,明确了北京市贯彻落实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重点工作和时间计划,其中提出要聚焦通州,深化方案论证,加快市行政副中心的规划建设。紧接着官方首次对外披露,本市将行政事业单位功能成建制整体转移至通州。

今天的“十城记”系列报道,我们关注通州,讲述一位普通市民在通州的安居历程,而他为自己居所的布局恰恰折射出通州过去十年间对自身定位的探索轨迹。

他认为,作为五区中的重要一区,文化旅游区紧紧牵系着通州区未来的文化元素。该区内,最具典型代表的是,全球规模最大,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级主题公园——环球主题公园。该项目于去年9月正式获国家发改委批准,建设地点在通州文化旅游区,预计2019年建成营业。

有通州“土著”朋友给李季支招,“在通州称得上学区房的区域还是在老通州区域”。

2005年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提出了新城发展战略,明确了通州、顺义、亦庄是面向未来重点发展的三个新城。北京总体规划对通州新城的发展方向和功能定位做出了明确的要求:通州是承接中心城人口、职能疏解和新的产业集聚的主要地区,是东部发展带的重要节点,北京重点发展的新城之一,也是北京未来发展的新城区和城市综合服务中心。其中“面向未来的新城区”是对通州新城唯一独有的定位表述。

“通州要加快城市副中心建设,这一次要动真格的了!”回忆起当时看到这条消息的情形,李季仍难掩兴奋。

通州区主要行政机构、商业设施如人民商场等,也沿途布局,彰显老牌资质。

从上世纪90年代起至今,通州的功能定位和发展方向经过了长达二十多年的探索,经历了从卫星城、重点新城,到城市副中心,再到市行政副中心的四个发展阶段。

今年年初,李季的儿子发现了变化,“好多挖掘机呀!”不满两岁的小子回来咿咿呀呀地描述自己所见所闻,除此之外,铺设的砖石路也陆续开拆。李季的判断是,广渠路就要开通了,而且是动真格的了。

李季的感受并非没有道理。尽管官方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提出了建设通州卫星城的规划,但是通州功能定位进行了20多年探索后,仍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当时的通州除八通线沿线一带开发了大量住宅房屋,其余地带皆处待开发阶段,“睡城”之名越烙越深刻。

在多重因素之下,通州进入全面提速时期。2014年开始,通州城市副中心的建设步伐加快,特别是沿运河区域布局的核心区,已然是“大工地”。新华大街也于2013年年末启动升级改造工程,开始“翻江倒海”的修建,沿途的老旧住宅也依次被加固并着了新衣。

几分钟前,他在房屋出售合同上签字,将自己人生中第一套住房转手出让。房子位于通州区八通线果园站附近,此刻,五年前辗转选房的过往,仍历历在目。

李季想去探探路,确实不足两公里,站在远通桥上,就能看到对面蓝色的铁栅栏,三四台挖掘机同时作业,那里是潞城镇“门户”——郝家府地铁站就在眼前了。

2012年6月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落实聚焦通州战略,分类推进重点新城建设,打造功能完备的城市副中心,尽快发挥新城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通州进入全面提速时期,运河核心区、文化旅游区等重要功能区的建设全面起步。

4月初的一个周末,李季一家开了个小型家庭会议,他准备好了一堆理由要说服家人,可在妻子看来都是“赌”,“他赌广渠路二期开通只是个信号,通州要大有所为。他赌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马上公布,再不布局怕赶不上脚步。还赌他自己的眼光。”

种种迹象都指向,过去几年内,通州对于城市副中心的规划推进的力度和步伐都太慢了。

7月30日,拿到买房首付款后,李季来到楼盘交钱签订正式合同。该楼盘的住宅部分已经清盘,售楼处里,住宅销售正在集体默背公司为商业写字楼准备的介绍词,迎接新的买家。

更现实的情况是,通州区的教育、医疗、城市环境、社会管理,相比于15公里外的市中心区域,全面滞后。

就在李季开始规划他在通州的第二次安居时,一条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2014年初,习总书记到北京视察时提出“结合功能疏解,集中力量打造城市副中心,做强新城核心产业功能区,做优新城公共服务中心区,构建功能清晰、分工合理、主副结合的格局”。

“咱没车,无论如何都不能买在这里。”未婚妻对李季下了“命令”,李季认为,她的理由也很充分,那时的核心区除了已经高企的房价,几乎看不到任何配套。

李季对于通州区的规划“如数家珍”:“所谓‘一核’,是将五河交汇处作为新城核心区;‘五区’则以产业做地域划分,分别为北京通州文化旅游区、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北京国际医疗服务区、环渤海高端总部聚集区、国际组织集聚区。”“一核五区”中,“两区”与文化相关,足见通州区对于文化的重视程度。

2012年6月,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落实聚焦通州战略,分类推进重点新城建设,打造功能完备的城市副中心,尽快发挥新城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通州作为“城市副中心”概念首次对外亮相。

李季驱车沿运河西大街一直往东,路过一处楼盘,开发商在楼盘宣传中一再提及离它只有两公里的潞城镇区域,按照销售的说法,这里未来将是北京市部分行政功能的疏解承接地。

但很快,李季却注意到,现实与高调加冕形成了鲜明对比。2012年后,尽管一些项目先后上马,审批和建设的速度明显过慢,城市副中心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功能完善的速度也离李季的预期太远。这其中,李季最关心的是教育问题。确切说,他关心“何时能有一家不错的小学在小区附近开建”。

随之,李季也明显地感觉到,城市副中心建设开始提速。与城市副中心相配套的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功能也逐渐进入通州。在继合作办学的北京二中通州分校、育才分校、史家小学通州分校、北京小学通州分校和实验二小通州分校落户后,“原汁原味”的人大附中附小东校区、景山学校通州校区、北京五中通州校区也传来了征地动工准备搬迁的消息。

2013年秋季,李季的儿子出生。“孩子的教育等不起”,李季暗下决心,如果通州区的教育资源还不提速,就打算去市里换学区房。

可当李季和未婚妻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倒换公交车到达新华联运河湾和k2清水湾附近时,“感觉差极了”。

在那附近,按照规划,未来有着地标性建筑彩虹之门、通州最高建筑新北京中心等,这一未来通州新城核心区或将成为商业新宠。东关大桥所连通的运河两侧主路,高楼正拔地而起。自通州万达广场一路向东,经通州区委,此段也成为各大房地产企业争相追捧之地。

李季对于通州区的“名头”变化非常敏感,他认为,字里行间的变化背后,牵扯着北京市对于通州的政策倾斜程度、发展力度等等。

最新一次证实,7月24日,北京市发改委主任卢彦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广渠路二期计划于今年年底具备通车条件。这意味着连通副中心与北京市中心的另一条主动脉将打破“十年不通”的魔咒,将于今年竣工投用。

“等不及”的并非只有李季们。在2014年年初的北京市十四届人大二次会议期间,来自通州区的38名市人大代表积极为首都发展和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建言献策,提出议案、建议共41件,涉及新城建设、交通、环境和农业等多方面内容。

恰值冬季,横跨运河呼啸而来的寒风夹杂着水汽让李季和未婚妻感到格外的寒冷。李季对售楼处的一名年轻男销售慷慨激昂的介绍印象深刻,“未来这五河交汇处将超越国贸cbd,多条地铁穿过,这里才是未来的中心”。

最终,李季和未婚妻选择了八通线果园地铁站附近的小区,“这里有超市、商场,上下地铁方便,人气高”。

在新的历史际遇下,生活在通州的新老“通州人”也试图踏上行情,找到“未来”。

幸运的是,李季盼望的“未来”,很快来了。通州区在经历了从卫星城到重点新城的身份转换之后,再次升格加冕“城市副中心”。

李季又燃起了希望,他决定再等等。李季所住的小区门前是一条双向八车道的通朝大街,这条路绿化带郁郁葱葱,在傍晚整齐而明亮的路灯照耀下,时常会有“置身城市中心”的错觉。

正是因为“老”,相关的教育、医疗配套还算健全。几所在通州有名气的小学、中学都在这附近,潞河医院等也属于该区域。

可以预见的是,环球主题公园落户通州,将为这方拥有2200年历史古蕴运河畔,增添现代元素,更为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打开通往世界的大门。

周末一有时间,李季会带孩子来到这通朝大街的断头路处,因久未开通,通州区所辖地已把断头路两侧进行绿化。原本挖路堆积在两侧的大土堆也铺满青草,然后顶上还铺设了一条砖路,一直绵延到通州界。这里成了附近居民遛弯的大好去处,还有跳伞爱好者把这高地当成了试飞地。

2014年12月28日,北京地铁6号线二期工程的竣工开放,从北京市区前往通州的轨道交通路线增至两条。这条线路是通州新城规划建设中的重要一环。规划图显示,它将横穿通州新城运河核心区。

2015年7月北京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会表决通过了市委、市政府《关于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意见》,提出要聚焦通州,加快市行政副中心的规划建设,要“有序推动北京市属行政事业单位整体或部分向市行政副中心转移”。2017年取得明显成效。

北运河大桥所在地,就是备受关注的彩虹之门落座之处。按照目前的规划,为了成全此处五河交汇、天地合一的壮美景象,北运河大桥,这座曾连接燕郊和北京的必经之路,或被拆除,未来可能以河下隧道的形式继续发挥着通联之用。

在离环球影城区域不足两公里处,李季选择了一个楼盘。这里有还“说得过去”的学校,有改善型不错的户型,离地铁也较近,同时离未来的行政功能疏解地也不算远。现在看,这里最大的缺点是离城中心更远了,但是李季已经不在乎了,因为他所在的公司或将于明年搬至通州区。

当时还租住在回龙观的李季,也意识到通州区才有“未来”。于是,从2010年上半年开始,李季每个周末倒四趟地铁从回龙观来通州,为自己的婚房选点布局。

“老通州”这个概念第一次走进李季的视野。他驱车沿新华大街一路向东,这条正东正西的主路是新中国成立后通州城内第一项利国便民的重大工程,遂命名为新华大街,它也是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通州的主脉路。沿途散落的燃灯佛舍利塔、静安寺等古迹在提醒着当下,这个新城曾是有着千年历史的漕运古城。

那时的通州对于李季,全然陌生。在他眼里,整个通州不过就是八通线沿线区域。

盼望多年的广渠路二期即将开通,李季却做了更加大胆的决定,换房!

通州区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水陆都会和皇家码头,如今作为承载环渤海与大北京经济发展的桥头堡,将继续发挥其“漕运通济”之力。

现实之下,李季准备把选房的搜索半径扩大。2010年,沿大运河布局的新楼盘已鳞次栉比,在开发商的宣传单里被醒目标注着“国际新城核心区”。

在李季还对“城市副中心”抱有期待时,邻居容容妈妈却已经付诸行动。容容不过比李季的儿子大8个月,容容的爸妈已经卖掉了通州的房子,在西城区一所排名中等的学校附近换了学区房……身边此类事例越来越多,李季有点按捺不住了。

通州区区长岳鹏在通州区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今年要确保环球主题公园核心区项目按时开工,紧密围绕环球影城项目建设,重点发展集旅游、娱乐、演出、体验于一体的现代时尚旅游产业。

听到李季说出换房的想法,李季的妻子先是有点高兴,“他终于下决心要离开这了,”李季的妻子称,“可是他竟然还想在通州换,可把我气坏了。”

实际上,这段路的繁华景象也就不足两公里,再向西望去就是尽头,它对接的是仍未开通的广渠路二期。

当时领衔的代表张秀余提出,从目前情况看,北京城市副中心的战略地位还不够突出,定位内涵还不够明确,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聚焦通州”的范围和力度,不能充分体现北京城市副中心对于北京建设中国特色世界城市的重大促进作用。他建议,缩短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设周期,进一步提高工作效率,进一步下放各类审批权限等。

但是,一圈看房下来,学区房的“老”并不符合李季的预期。在他的设想里,未来的通州新城应该宜居宜业,新居民住着相对敞亮的新房,享受着相对完善的现代公共服务。

“这里进城上下班方便、人流密集、商业繁华,俨然就是通州的核心区。”彼时,李季丈量距离和衡量地价均以八通线作为坐标。除此之外,通州的其他地方他根本不知道、不关注,甚至“还有一点嫌弃”。

1993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1991年-2010年)》中提出重点实现“两个战略转移”,即城市发展重点要逐步从市区向郊区转移,市区建设要从外延扩展向调整改造转移,并提出要建设通州、大兴黄村、昌平、亦庄、房山良乡等14个卫星城镇。这个阶段的建设,为通州未来的长远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只是,房价经过了2009年一年的疯涨,那时的核心区——八通线沿线也鲜有李季能支付得起的楼盘。

李季显然等不及了。他给自己换房设定了期限,2015年,到时候的未来还只是未来的话,就搬家!

“我有点佩服他了。”当李季的妻子从媒体上获得证实,通州区被再度升格明确为“北京市行政副中心”时,她自己都乐了。

今年4月下旬,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曾专门实地查看广渠路二期,并表示要深入研究市政工程依法拆迁征地的体制机制,早日打通工程瓶颈,决不让少数人的非法牟利侵害广大群众的合法权益。

“萧条。”李季回忆,两人站在耿庄桥下的公交站前,等了好久都不见公交车的踪影,狠狠心决定打车,却也不见一辆出租车经过。李季称,无论售楼处的年轻人勾勒如何繁华的未来,他们都抹不掉对这里最初的印象。

7月29日晚10点,李季(化名)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值得铭记的一天”。

例如通州新城核心区域,按照新城建设的总体目标,2015年计划完成核心区16平方公里的建设,2020年扩展至中心区48平方公里。但那时的通州,一切都尚处于初级的基础设施建设阶段,没有工厂入驻,甚至连住宅房屋的数量都不算多。

这距离李季的家庭会议已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前李季已经订下了新房。

“那时,通州国际新城概念火极一时。”李季称,2009年年底,中共北京市委十届七次全会上首次提出的“集中力量,聚焦通州,尽快形成与首都发展需求相适应的现代化国际新城”等信息开始在媒体上铺天盖地地传播。紧接着在2010年年后,通州正式启动现代化国际新城核心区的开发建设,通州的未来就此被丰富地描述。